top of page

「 雙城記|腳踝受傷最長不能盤坐記|在西方扭傷看鐵打嗎?|冰敷熱敷行不行 |能量自療 」



當你有雙城生活經驗,

就會發現兩個座城市的日常可以有多麼不一樣。

而且人會比較不被既定價值觀綑綁。

一座城市的美的標準,

比如怎麼穿是最好看的,

在另外一桌城市來說,

也許根本是相反或沒有那麼一回事的。

這是我寫雙城記的出發點。


就在散步的公園,分神的一秒鐘,

聽到腳踝cluck一聲,

當下痛得蹲下來,#相信是臉部全青白,因為我瞬間感覺身體一陣冒冷汗式地從腳底升上頭部。

那瞬間我想,我應該站不起來了,

也許要叫救護車。

當下我陪伴自己,#接受所有的疼痛與驚嚇,呼吸,把手輕扶著我的腳踝。

然後跟她說sorry,讓那些痛與驚嚇,


不知道過了多久安定下來,知道我可以慢慢移動,我才回頭找家人扶我回家。

現在想起來,還是心有餘悸。


如果你能回想,也許你也會發現,

三週前,有很不順暢的事情發生。

後來我聽clients和朋友說那一週他們各自都有些意外發生,

有的打到拇指淤青,有的扭傷,

有的跌倒。。。。。。


我比較在意的是那一瞬間,

當然我也知道那個時候工作上有一些調整,自己的根部有一點浮起來,

才會發生意外。


沒有辦法運動,甚至沒有辦法下樓。

在大馬或台灣,扭傷就會去看跌打。


在澳洲,基本上就是去看physiotherapist 做物理治療,

還有更重要的是冰敷與熱敷。

悉尼正在封城,要安排看醫生也不是那麼方便,

於是我每天冰敷,綁繃帶,直到豬蹄一樣的腳踝不叫消腫了,

青紫色瘀青浮現,加入熱敷,慢慢地陪伴自己,

終於渡過了三週多,

腳踝算是有九成好了。


這也是新體驗,在大馬或台灣,

看跌打其實也很看運氣,

遇到好的師傅就好的快,我中學時期就試過看跌打敷藥,結果過敏,

#整片皮膚變黑,還得去看皮膚科,

中央醫院皮膚科說不知道原因,問我是不是可以讓他們試用不同的藥來觀察。

沒有人喜歡被做科學實驗,

特別是想到接下來這輩子加上就有一片發黑的皮膚,

已經很不知道怎麼辦好。

於是我離開,後來大概就是不再敷草包醫師的藥,

也讓皮膚自己恢復,

還好腳上沒有留下一大片黑色印記。


悉尼的台灣和日本朋友知道我受傷,

也有推薦我他們在這裡去看的鐵打,

老實說我不太敢嘗試,而且疫情期間,也沒有開。


我知道換作在大馬,#聽到冰敷,

一般的說法一定是:「#老了會風濕。」


#雙城記的體驗就是,#試過才知道,

事實上我覺得冰敷再熱敷,

重點是陪伴自己,

透過呼吸法、水晶、#REiki 與精油的輔助,

是很完成的痊癒體驗。


過程中還用了家裡有的 #登山杖來當拐杖,難用死了。


#關鍵時刻,#你才知道自己有多少功力可以用。


現在最期待的是,

三個多星期不能盤坐,

是我這輩子最長的沒有盤坐時段,

坐直與站立練功,也是另一層收穫。


期間收到日本朋友的手寫問候卡,

溫暖。



by MeeraHappiness 幸福心靈

0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